导语:太宗重用女真贵族的政策是否体现出了太宗用人政策的核心?

金朝是女真人建立起来的国家,女真是金朝的统治民族,金太宗时期,金朝面临着复杂多变的国内形势,以及频繁的对外战争。太宗只有继续依靠女真贵族,才能实现金朝的巩固与发展。太宗任用女真贵族的政策是太宗用人政策的核心。

金太祖阿骨打于1115年起兵反辽,建立了女真民族国家。金朝的建立和发展非太祖一人之功,在以他为核心的女真军事集团的周围涌现出众多杰出的优秀人才。他们不仅跟随太祖驰骋疆场,屡立功勋;而且在太宗时期,他们也是金朝统治集团的中坚力量,为巩固统治,开拓疆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金太祖阿骨打领导的反辽战争,初期是女真反抗辽朝压迫、掠夺和剥削的正义战争。女真人是金朝军队的主要来源,女真贵族在反辽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战争的扩大,其它的民族也加入到反辽斗争中,但是,自始至终女真人的政治、军事统治地位丝毫没有改变。金初,女真贵族享有绝对的特权,垄断着中央和地方的行政和军事权力。太宗即位后,太祖时期的一些功臣将相还控制着国家的要害部门,他们同一批新兴的女真将领成为灭辽伐宋的主要力量。继续依靠女真贵族来巩固和壮大金朝的统治,是太宗用人政策中最重要的内容。太宗在国家的政治结构中充分注意到女真贵族的利益和要求。

从太宗任命的勃极烈官员来看,他们具有四个方面的特征:第一,所授勃极烈职称的人都是的皇族亲贵,与太祖、太宗的关系是叔父、子侄或从兄弟。第二,这些人要么有拥立太祖之功,要么有安疆定国之能,功勋卓著。第三,虽然都是勃极烈,但还是存在着等级和层次,“以为升拜宗室功臣之序焉”。谙班勃极烈有二人,斜也和完颜亶,“谙班”本意为大,“官之尊大贵也”,具有继承皇位的特权。国论忽鲁勃极烈有宗干和宗磐两人,“国论言贵,忽鲁犹总帅也”,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国论昃”意为尊贵第二,“国论移赍”意为尊贵第三。因而在金初的中央勃极烈制存在着明显的尊贵等级之分。第四,授予勃极烈称号的并不是中央那一个部门的官员,没有明确的界定各自的职能,各勃极烈主要职能是参政议政,位高权重。

总之,太宗授予有战功或有政治才干的女真大贵族于勃极烈称号,不仅能让他们继续发挥作用、建立功勋,而且还能保障女真族的团结和稳定,这也符合金朝快速强大的需要。其次,金太宗设立了都元帅府,“都元帅府是金代政治制度中最富有民族与时代特色的军事、政治机构之一,又是女真奴隶制政权中最早以女真军功贵族为主体的具有封建特点的机构。

都元帅府在太宗朝政治制度中居于重要地位。据程妮娜老师的《金代政治制度研究》认为都元帅府具有五个方面的职能:一、都元帅府是金朝的军事决策与最高军事统帅机关;二、是有权自行签军、任免各级军官的机构;三、是中原地区最高行政统辖机构;四、是中原选授、迁黜各级地方官吏和科举取士的机构;五、是为朝廷监督、节制刘豫政权的机关。太宗通过都元帅府间接地控制中原广大地区。都元帅府的前期基本职能是统率军队协调对宋战争。随着北宋灭亡,“都元帅府迅速变为军政合一的机构,同时也是金朝在中原封建地区最高军政合一的统治机关。”太宗初期,都元帅留居中央,“金质,都元帅必以谙班勃极烈为之,恒居守而不出。”天会十年后,都元帅府迁至中原,以左副元帅宗翰为国论右勃极烈兼任都元帅。由于金宋战事减少,都元帅府的军事职能就不很突出,行政职能得以体现,主要职掌金朝对宋与西夏的外交权,参议朝廷军国大事,直接掌握金朝驻守在中原的主力部队,又通过属下的汉人枢密院管辖中原各路民事政务,节制南部刘齐政权。

最后,在地方政治机构中一些重要的职位,金太宗仍授予有显赫的家世背景或有军功的女真贵族来担任。在金朝初年,女真刚刚脱离原始社会状态,进入奴隶制社会发展轨迹中,随着疆域的不断扩大,不同的经济形态和政治制度相互碰撞,导致了金初一段时期内多种制度并存、机构运转不畅的局面。如存在着勃堇制、猛安谋克制以及府州县制、三种(都勃堇、万户、都统军帅司)路制等。在太宗朝对地方政治制度进行了一定的整顿,首先,废止了勃堇制;其次,恢复辽东、辽西地区的府州县制;再次,废止都勃堇路制,在占领北宋地区后因宋制设置兵马都总管府路。太宗后期,金朝设置了3 个万户路,11个都统司路,12个兵马都总管府路,共计26个路。

首页时政